李子宝宝🍐

吃鸡这件小事(一发完)

小短篇|勿上升真人

黄明昊,不要让我叫第三遍。 人间仙子皱着眉从卧室探出头,可能他也没有发现每次黄明昊一不回应他,他就会下意识鼓起小嘴。

啊。
第二遍提高的分贝才把黄明昊的注意力从游戏里拉回,拿着正放出福西西偷笑声的手机从客厅沙发站起,边说着边走到卧室:咋了?

我问了你两遍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坐在床上绝不承认自己可爱的朱正廷严肃着巴掌大的小脸。

听出语气的不对劲,嗯,是作的前兆。
黄明昊叹了口气,关掉游戏里的麦克风,放到梳妆台上,认命地坐到正廷身边:我不是在玩游戏嘛。

那你也没有叫我啊,你玩游戏都不带我,你就是嫌弃我。
边说还要边捶黄明昊的腿。

受到三连轰的黄明昊下意识握住乱捶的手,脑袋急速运转,还能分出一丝心思吐槽下是不是颜值都和作的程度成正比。

叮。此处可有个小灯泡。

你怎么撒泼都能这么好看。
黄明昊解开个衣扣,作乖巧状认真直视某仙子的眼睛。

朱正廷只感觉有热气往脸上涌,双手插上腰:什么叫撒泼,那,那我是不知道你在玩游戏嘛。那你以后玩游戏前先跟我说一声,我不就知道了嘛。

丞丞的语音声穿插在碎碎念中间:Justin,准备。

黄明昊起身,还顺手揉了揉正廷的头发,拿过手机,回到床上,双手围在全程还在碎碎念的正廷肩膀下:帮我看右上地图有没有脚步。

朱正廷撅了下嘴,刚准备反驳就被打断。

你今天穿黑的啊,那我一会也换个黑的。

看着面前刚退下热度又红了的耳朵,黄明昊恶劣地吹了口气,内心表示十分满意,还找不到办法治你了。又默默点了点头,一害羞就会被转移注意力,还会碎碎念,新技能get√

你要不要好好玩了?
用手揉了揉耳朵,盯着右上地图,朱正廷专注得仿佛是个暴走鸡神。
对了,你刚是不是又从微博学来的土味情话?你说。
半转过头想看黄明昊的脑袋又被掰正。

你看过媳妇生气了,婆婆说年轻真是好啊,生气都这么好看,媳妇就不生气了的段子吗?
当然,黄明昊就在心里想想,还挺好用。

有人来了!!
这激动的小调调,听得黄明昊忍不住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嗯,吃鸡真好玩。

贾装什么正经(一发完)


微现实向|勿上升真人|脑洞来自于最近小贾总有意无意的躲正正,但又忍不住做贾斯盯|5000+



你听说过21天效应么? 据说,一个人的新习惯或理念的形成需要21天。

四舍五入,三年有52个21天。 黄明昊说,至少有52个习惯,是关于你。

旁边一片嘘声,乐华剩下五子嫌弃的表情如出一辙得能当表情包,连主持人都梗住了,这孩子玩个给在场任意一位说句情话的大冒险还能玩出收视率新高度,嗯,至少有十三万小可爱会重复收看了,有前途。

在看到人间仙子前,以为肤白得欺霜塞雪,眉眼如画,身姿如诗,大约是古代话本里杜撰的,只存在于幻想。

某仙子现在来不及想那么多,正忙着用双手遮住差不多黄明昊巴掌大的脸,不知道会不会有显微镜女孩放大截出他略红的耳朵。

也不见主持人接话。好不容易控制住面部表情的当事人才抬起头:说,你让他说是哪52个习惯!
嗯,认真得仿佛没注意不再做表情包恢复高冷鹅的丞丞旁边有一直盯着他的黄明昊。不知道会不会有弹幕说心疼我们脖子细长的电灯泡。

主持人收了收咧开的嘴角:哈哈哈,我们Justin真是嘴好甜啊。那我们第二回合,看大屏幕。请问,屏幕上出现的卡姿兰口红,叫什么色号。三,二,一,请抢答。

大直男丁同学在愁眉苦脸,小仓鼠在鼓着嘴,毕雯珺只淡淡瞥了一眼,嗯,反正他看不出。
丞丞正在完美重现左顾右盼的表情包,是谁在..是不是你..哎? 他看到黄明昊已经几步上前按响了按钮,落后一步的朱正廷默默坐回原位。

主持人嘴角一抽,他内心怎么有个又要来了的os:Justin还是跑得这么快。那么这次他能否答对,让剩余全队做惩罚呢?

黄明昊一手扶了扶耳麦,斩钉截铁:石榴朱红。

主持人差点用手扶额,脱口而出:Justin你是不是只知道朱正廷代表的那个色号?
这熊孩子,连着两题都这么回答,不是没有彩排就能为所欲为的好嘛?!

主持人还没圆回脱口的话,仙子先激动上了:那是气场枣红好吗?!黄明昊,你是色盲吗?

丞丞带着右手边四人,色盲五人组给了朱正廷个齐刷刷的注目礼。

黄明昊的回答拉回他们注意力:啊,我又输了。挑了挑眉又带着小无辜的表情换来台下妈妈爱你的呐喊。

丁泽仁一身正气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新发现:Justin,你是不是在为我们挡枪啊?
社长闻言瞥了他一眼,有时候他真的怀疑丁泽仁是不是在为不识相代言。

主持人看着兴奋的粉丝群:那这个惩罚机会,我们就抽一位粉丝来问真心话。千万不用留情。

无视了勾起嘴角对粉丝群说:要留情要留情,你们舍得吗的黄明昊,主持人正了正领带:那么请第三排第四位观众出题,第三排第四位,麻烦工作人员递一下麦。

一个小可爱认真地用双手接过麦,是你吧,做了个深呼吸才两眼放光地看向黄明昊:崽啊,你,想问,就是,想问你对颜值看重吗?

你们家昊哥低头笑了一下,才酝酿着措辞,游离的眼神仿佛想起了谁:颜值我觉得要看的吧。有的就,特别有用。比如有种颜值就是,一看他脸就生不起气的那种。

啊,生不起气? 你忘记你的绝招了么?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手放桌子撑着太阳穴,一丝缝都不留地挡住他的脸。活动站得仿佛隔着条银河。特步活动主持人发来不服气的问候:我终于知道那天为什么我都被挤出了摄像屏幕。

那段时间,黄明昊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有点烦躁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到了叛逆期,心情总是控制不住地起伏忐忑,对着某个人的时候症状尤其明显。他说:就想着,眼不见为净。

那段时间,某仙子有点委屈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就是我说话他也很敷衍,靠近他还会躲我,

听着埋怨的社长一头黑线,他好好地在看书,朱正廷冲来房间问他有没有看到黄明昊,他转过头回答的是:他下午好像跟丞丞去三里屯了,还没回来。怎么了?

怪他多嘴说了句怎!么!了!他是随口问有什么事好吗?不是想问你们关系怎么了好吗?为什么要让本社长承受不该承受的情感拷问..我没谈过恋爱好吗?为什么还有这么麻烦的事?

心里默默吐槽了五句,回过神控诉还在继续:上次我就靠了下他的肩膀,他居然躲开,他就后退不让我靠...

毕雯珺感觉此刻可以有个大头特效,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我边看书边听你说行吗?

仙子没有作声,皱紧了眉头像在抑制想涌出的眼泪,低落地看着地板,没了控诉的火力,说我见犹怜不为过。

你养过宠物么? 他惹过你生气吧。吵着要吃东西或者咬坏你拖鞋,被你骂了之后就趴着,脑袋搁在两爪上。你在他面前晃,他就是不看你,等你不看他,他又在偷瞄你。无辜又委屈,忍不住就投降叫他过来抱抱。

青筋一跳的社长不能苟同,心里默默压制:不能打出去不能打出去,十分的颜值能遮住两分的智商,打掉一分颜值就要暴露了智商,这还是个队长。

安静不过三秒钟的队长说: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挺烦的.. 社长表示突然太阳穴疼。

网上..都说我扭捏,看着烦。我也有提醒自己站直了。
朱正廷哽咽了两声,继续道
黄明昊是不是也觉得我总是粘着他,太烦了。

我是黄明昊的蛔虫吗?
这是社长心里的overlapping sound.

毕社长,来吃小龙……
一把推开门后失声静止了的泽仁兄堵住了身后一串人。社长暗自松了口气,起身准备移交麻烦物。

福西西却先做出反应,按住身后人的肩膀,引领他做个向后转:Justin,我们去叫新淳和权哲。
再回头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我房里集合噢。
被按着走的黄明昊垂下头,刘海遮住了眼睛,抿紧的嘴唇透露着他看见了房里的情形。
毕雯珺不爽地眯着眼看着黄明昊离开的背影,黄明昊这是不想管?

泽仁摸了摸后脑勺,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呵呵呵,那我们去丞丞房门口等吧。

丞丞走在最前,偷瞄了眼门边的朱正廷和毕雯珺,(丁兄:我也在,我就在社长旁边?!)一手摇了摇小龙虾,一手拿着房卡开了房门。

哇,我刚好超想吃小龙虾。社长在门边听着某仙子完全兴奋了的语调,抽了抽嘴角,内心有种无力:是在哭的时候想的小龙虾?!

瞥了眼站得离门一米远让朱正廷进门又在让他先进的黄明昊,
伴随内心的不祥预感:要把麻烦推给我?
社长边走进门边拿下眼镜,插到衬衫口袋,闭起眼揉了揉鼻梁。
突然勾起一边嘴角:那看看你有多能忍,可千万别太早想抢回去可好?

七个人围坐在客厅餐桌边,朱正廷接过黄明昊手里的小龙虾,和顽固的包装袋做了会斗争。拆不开袋子的仙子抬头就看到坐在对面的黄明昊:黄...

我来。旁边的社长拉着朱正廷手腕让他坐下,再接过他手里的袋子。

正打开另一盒小龙虾的丞丞颤抖了下身体,瞥了眼社长,克制住想扭头看Justin的冲动。小仓鼠和新淳对视一眼,只有,丁大哥。

唉,正廷你怎么眼睛好红。

范丞丞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左边说出这话的丁泽仁,兄弟,你为什么要提这茬?我是谁?我在哪?

毕雯珺也认真看了看丁泽仁,要不是知道你智商,真以为你是我队友。
挑了一盖子的小龙虾,放在他和朱正廷中间:吃。他刚才隐形眼镜戴歪了。
后一句是在回泽仁了,信的恐怕也只有泽仁了。

黄新淳用掌心在裤子上抹了抹汗,剥起小龙虾,瞎唠起游戏的事,心想着:大家放轻松,放轻松,别吵架,放轻松……

权哲鼓着嘴,嚼动嘴里的年糕,不经意瞄到坐得笔直,两手手肘撑在桌上剥着小龙虾的黄明昊:Justin你最近好像变男人了。

哈哈哈哈哈。
丁泽仁先大笑为敬。

黄明昊失笑:所以我以前是女人吗?青春期吧。

对噢。我去给你拿瓶维生素。青春期要补补的。边说着边站起身的朱正廷满脸刚才小贾给我递小龙虾,现在轮到我表现了的骄傲。

毕雯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不争气的东西。

黄明昊看了眼毕雯珺,默默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低头看着掌心沾上的小龙虾汁沉思。

咚咚咚..
朱正廷,开门。 毕雯珺余光瞄着和丁泽仁准备回房的黄明昊,确认他们走近到可以听清楚的距离,不急不缓地用指关节敲响了正廷的房门。
从泽仁背后探出个仓鼠头:我有房卡。我来开吧。

头也不回脚步不停的黄明昊进了房间就躺在被子上,一手遮住眼睛,他在休息吧,如果不看他另一只紧抓被子的手的话。

咚咚咚..
唉,来了来了。泽仁兄边拿着玩到一半的游戏边去开门。
那个...这是正廷给Justin的药..
哈哈哈,你是跑腿减肥吗?
Emm..正廷和雯珺去...电影了
Justin的床铺离门比较远,现在又觉得,不够远。

他紧抓被子的手锤了下床,低咒了句脏话,一个坐起身拿起床头的手机,
你带胃药了吗
发送完呆坐了会,又躺回了原样,只是抓被子的手变成了紧抓着手机。

哎哎哎,毕雯珺。
喊停没发现他停下大步向前的社长,朱正廷说话急得像在唱抑扬顿挫的rap..
黄明昊好像胃不舒服,有可能吃得不舒服,我去给他拿个胃药啊,要不我们明天看电影吧好不。

社长看着他焦急都写在脸上,揉了揉太阳穴,他真的好想罢演:没出息的东西.. 低声嘟囔了一句,只能带着他往回走。

走进楼道里就看到黄明昊的背影,朱正廷小跑上拍了拍他肩膀:怎么不躺着啊,是不是很疼啊,我去给你拿药。
黄明昊斜着看了看毕雯珺:还好,想去问范丞丞有没有药的。
毕雯珺看了看在黄明昊左边的范丞丞房间和明显出了房间右转的黄明昊,非常不端庄地翻个白眼回自己房间,一群小鬼,真懒得搭理。

黄明昊你先坐着,胃疼最好是躺下来,你是小孩子吗,小龙虾不能吃太多的好吗?
边翻着自己箱子边碎碎念的队长,连权哲不在房间都没有发现。

吃太多? 我吃了有十个吗? 嗯,你好像吃挺多的,毕雯珺给你拿了两次。
黄明昊坐在他床上,低着头看着蹲在地上的朱正廷,越想越烦躁,手胡乱揉了揉挡着眼睛的头发。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视线范围,黄明昊下意识地握住手腕,抬头看见一张略显无措的脸。

我只是想问你是哪里疼..
直视着委屈的眼神,瞳孔好像都要被雾光遮住,黄明昊只觉得心里的烦躁不知道怎么宣泄。

别碰我。
他仰起头靠在墙壁,闭上了双眼,嗯,眼不见为净。

从闪躲到现在的直接拒绝像点燃了仙子压抑已久的小脾气,恶狠狠把手上的药扔到黄明昊身上:不碰不碰不碰,我以后再也碰你了。黄明昊,我要跟你绝交。

黄明昊连忙直起身,拉出他的衣角阻止他夺门而出。
深吸一口气,看着地板,不想看到他的表情:我最近一直想你,白天也想,晚上也想..
重重吐了一口气,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一想起就烦..

被拉着的正廷突然挣脱冲出房间:我不烦你就是了!!
正酝酿着情绪被打断的黄明昊错愕地看着地板上两滴水光,喃喃了一句:你是不是傻..
重重倒头躺在床上,用手臂挡住自己双眼,不想理会这个世界怎么办。

在客厅的丞丞和毕雯珺都被砸在门上砰的一声响吓了一跳,对视一眼,毕雯珺去打开了门就看见捂着鼻子的朱正廷。
你平时不都不关门的吗?
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正廷就走进卧室:我今晚睡你这里,我是伤患,我就要睡这里。

毕雯珺看着挑了挑眉,问正廷拿了门卡给丞丞比了个让他去找Justin的手势,丞丞伸出个大拇指晃了晃,抿嘴偷笑着出门,丞丞要去做大事了。

丞丞回到房间看到躺成大字型的黄明昊,瞪大眼睛伸长脖子偷瞄了手臂遮着眼睛的他:哎,我刚从雯珺那过来,今天我们俩一间吧。

不见他接话,丞丞舔了下嘴唇,不太做坏事,嗯,张PD说过紧张的时候就容易口干舌燥:要不要我去帮你把东西拿过来?要不一起去吧。先陪我去雯珺那拿下手机,我好像落那了。

静了三秒,黄明昊才嗯了一声,起身跟在丞丞身后。

丞丞推开门就听见某仙子的娇喘,震惊地做了个表情包,心想着毕雯珺是不是做戏过头了,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进。

黄明昊只感觉头脑一热,身体先做出反应几步冲进了房间。反躺在床上的朱正廷和两手搭在他肩膀的毕雯珺同时转过头。正廷微张开嘴又合上,把脸埋进枕头里,毕雯珺挑眉笑了笑:有事?

黄明昊捏紧右手,毫无灵魂地笑了笑:你去丞丞房间吧。 说完朝身后的范丞丞看了看。

静静站着等毕雯珺和范丞丞走出了卧室,他几步向前拉着朱正廷的衣领,坐在床边暗暗使劲,强迫他坐起来和他对视。

正廷咬了咬嘴唇,扭动着想挣脱衣领上的手:我不碰你,你放开。

黄明昊叹了口气,放开了手,却突然用手撑住正廷身后的墙壁,两人的距离骤然拉近,一开口说话好像都快和朱正廷的嘴唇碰到:你是不是傻..别闹了好吗..真的烦死了。

用力咬住嘴唇还是没忍住泪水,正廷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委屈过:我才没有闹。是你在闹好吗?莫名其妙就不理我,莫名其妙不让我碰,莫名其妙都不跟我说话...明明是你来找我的,还要莫名其妙冷淡我

越说越生气,哭着用手掌不停拍打黄明昊的肩膀,三年的感情,说不理就不理,打死算了..

黄明昊抓过朱正廷的手腕,带着他往床上倒,把他的手举过头,按着他的手,又把头埋在他肩膀,在他耳边说:我真的一想到你就烦,是想过不再理你,你又一直靠过来。你真不理我我又感觉更烦..

感觉朱正廷想说话反驳,黄明昊用左手捂住他嘴,头埋得越来越深:你别说话,听我说。我是做得不对。你,你别跟其他人好行不行。 你别总看其他人,有事就找我,我不躲了。

慢慢把左手放下,黄明昊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他有点怕又有点期待,直到..

当然好啊。
还是哽咽着的声音:
我们要当永远的好朋友。

噗嗤。卧室门外传来喷笑声,黄明昊受挫地低吼一声,朱正廷克制不住地觉得脸上燥热。

我手机找到了,晚安晚安。
范丞丞闷笑着推着一脸同情的毕雯珺出门,贴心地关上门。不然他要笑出声了,可怜的Justin。

黄明昊翻过身躺在朱正廷身边,右手无名指和拇指揉了揉太阳穴,他真不想见人了。

朱正廷靠着他肩膀,胡乱把眼泪擦在他衣服上:黄明昊,你以后不许躲我了。

嗯。

也不许对我冷淡。

嗯。

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讲。

讲了你也听不懂。心里忍不住吐槽了句,嘴上还是应了声。

黄明昊。不安分的正廷捏着他肩膀,眼珠转溜转溜。

黄明昊闭着眼睛,只想吐槽这个人三个字能转三声语调,果然还是好烦。

黄明昊。听不见回应的朱正廷皱了皱眉,抬起头看着他又喊了一遍。

咋了。

你之前做错了,你要补偿我。

嗯。

明天我想去看电影。

嗯。

朱正廷还觉得不是很满意,锤了下他肩膀:你怎么总回我一个字。

好嘞。

这次正廷满意地乖乖侧躺在枕头上,不肯老实的手还是东摸摸西捏捏:那你都要陪我睡觉。我这几天都没有睡好。
仙子想到又想发点小脾气,抬起头捏住黄明昊的脸。

黄明昊叹了口气,拉下他的手,转身抱住他的腰:睡觉。
嗯,想陪你睡觉,永远好不好。

我以前觉得没什么是永远的,但是我希望,我们的感情能是永远的。
队长朱正廷做着活动结尾陈词。

想起那句永远的好朋友,范丞丞抿嘴偷乐地和后方毕雯珺对视了一眼,跟着队伍离场,就看见朱正廷回头拉着黄明昊的手。

好朋友?假装什么正经,Justin,加油吧。